南怀瑾的礼物

时间:2019-08-29 08:59:00作者:郑海啸新闻来源:正义网

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||字号

  如果你也认同“生活即学问”,那么,南怀瑾先生应该算是有学问的。单是他的几次送礼,就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1983年11月,南怀瑾从故乡回到台湾,带了一小坛鱼生送给同是温州人的马星野先生。鱼生,我小时候吃过,是用酒糟和盐腌制的一种细长条的小鱼,是普通百姓下饭的恩物。面对这一小坛鱼生,马老先生百感交集,赋《呈南怀瑾先生谢赠乡味》七绝一首:“拜赐莼鲈分味长,雁山瓯海土生香。眼前点点思亲泪,欲试鱼生未忍尝。”

  1967年,诗人周梦蝶以摆书摊糊口,生活清苦。有一天,报上刊登南怀瑾将为文化学院哲学研究所授课,欢迎各界自由旁听。看到这则消息,周梦蝶当天生意也不做了,书摊一收,就按着报上的地址找去。课间休息时,南怀瑾忽然问周梦蝶:“你冷不冷?”“台湾是亚热带,一年四季,有三季是热的,不会冷!”“万一你冷怎么办?”“那也是一下就过去了!”“万一还是冷怎么办?”对于南怀瑾的关心,周梦蝶亦只有无言以对。沉默间,南怀瑾把一进门就脱下来的一件蓝色坎肩,扔给了周梦蝶。周梦蝶用手一摸,触手轻柔温暖,是一件丝棉的坎肩。当下心里感动,但口中依然说不出一声“谢谢!”只是心里既温暖又激动。

  2004年的一天,科学家朱清时去拜访南怀瑾,他们相见甚欢,从中午一直谈到晚上吃饭,谈了整整一下午。谈完之后,在吃饭前,南怀瑾给朱清时手书了一首诗,是晚唐诗人杜荀鹤写的:“利门名路两无凭,百岁风前短焰灯。只恐为僧心不了,为僧得了尽输僧。”朱清时说,“这首诗充满了南老师对我的关怀和开导,我知道南老师希望我能把精力投入到科普上。”

  一小坛鱼生,一件旧坎肩,手书的一首诗,都不值钱,但都能送到受赠者的心里去,让他们感动,这是南怀瑾的学问。送礼,不是行贿,不是权钱交易,而是分享,是布施(救济),是法悦(如张爱玲所说“有美的思想,以思想悦人”),是爱和关怀。这样的礼物,才是真的礼物。不知南老师以为然否?

[责任编辑:贾潇] 下一篇文章:鼓励遗体捐献不能操之过急,以免架空“逝者权利”

 网站地图

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
Copyright © 2018 yogosoft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
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110425号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[2011]0064-023号 
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8630315-8128
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彩票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